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1940年南京“沦陷地图”记录日军罪恶
 

  山西路附近的“满铁南京事务所”(A)和大阪朝日新闻社联合通信社(B)。南京出版社和《金陵晚报》共同打造的“书香金陵工作室”日前推出《南京旧影·老地图》,一共收录了从上世纪初到四十年代的六种不同的南京老地图,受到了热爱南京的读者们的欢迎。“老南京”版日前已经相继介绍了1910年、1928年、1933年、1937年的四种南京地图,今天,记者带您去看看1940年的《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看看抗日战争中沦陷后的南京是一个什么模样。《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非常特殊,它是《南京旧影·老地图》收录六种老地图中唯一一种表现南京沦陷期间城市面貌的地图。南京出版社的责任编辑江山华告诉记者,此图由南京的华中洋行支店(图上标注,此店位于太平路16号)于1940年2月10日出版发行的,为对开单面彩印,长约76cm,宽约53cm,比例尺为二万分之一。此图的标示范围与“老南京”版此前介绍的1937年《新南京全图》几乎一致,为整个南京城区,右上方插入“扬子江下流地方”小图一幅。“下流地方”是日本人的说法,大意是指长江下游。此小图画出了从武汉直至上海的长江两岸区域。和其他老地图不同,《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的制图者和绘制者是日本人,图的左侧标注着此人的名字。他名叫森芳雄,江山华告诉记者,森芳雄是日本制图名家,与川俉铁也、木崎纯一等同为当时日本陆军测量部的“防谍地图制图联盟员”。发行这张地图的单位也不简单,江山华说,华中洋行是日本人在华开设的商行,总行设于上海,在南京及汉口都设有分行(支店)。但实际上,华中洋行是一个具有官方背景,打着“洋行”的幌子,在中国从事经济与文化侵略的特务间谍机关。记者还注意到,《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的左侧,有“昭和十五年二月五日 印刷 昭和十五年二月十日 发行”等字样。“昭和”是日本二战期间使用的年号,“昭和十五年”就是1940年,从这个时间标注上,也可以看出此图是日本侵华战争的产物。1937年12月,日军占领南京,从那时起到1940年的三年间。沦陷在侵略者铁蹄下的南京一片死寂,大片民宅、商铺在日军的炮火中被烧毁,城市遭到严重摧残。古都的劫难,即便是在抽象的地图上也可以看出。记者将1937年抗战爆发前夕发行的《新南京全图》和1940年的《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相比较,从微小的图标上,也能辨认出这种变化来:一些在1927年1937年南京“首都十年建设”中建成的学校、医院到1940年已经荡然无存,它们的消失,就是日军进攻南京时留下的“杰作”。在南京出版社文史专家的指点下,记者发现,日本人绘制的《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依然标注出了国民政府遗留下来的各主要政府机关,但在这些官署名字前,都被加上了一个“旧”字。记者在图上找到了“旧立法院”、“旧内政部”、“旧司法院”、“旧外交部”、“旧交通部”、“旧考试院”、“旧财政部”、“旧公安局”、“旧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甚至连驻华使领馆、学校、银行、工厂也被日本人标上了“旧”字,如“旧美国领事署”、“旧英国领事馆”、“旧中央大学”、“旧交通银行”、“旧模范监狱”、“旧电话局”等等。“一个旧字,折射出侵华日军想长期占据南京,并将旧有的机构单位全部推翻,扶植傀儡政权重建的野心!同时,旧字也反映了政府守土不力,将大好的古都金陵丢给了日寇的历史教训。”专家说,此图出版后一个多月,汪伪国民政府就在南京成立了,大小汉奸沐猴而冠,粉墨登场,出任汪伪国民政府各部“部长”,纷纷“开张办公”,上演了一幕幕闹剧。日军占领南京以后,在南京城内建起了大量军政、工商机构,这些机构在抗战胜利以后都不复存在,但在《最新实测南京市街详图》上都能够找到,记录着日军侵略南京的罪恶。记者看到,地图上的下关兴中门(仪凤门)外,有日本人开办的须藤医院;琅琊路有“日本小学校”;高楼门有“日本海军武官室”;平仓巷有“日本电通支社”;同仁街有日本“大阪朝日新闻社联合通信社”;南京最繁华的太平路街口,则有日本人的华中洋行和华中百货店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当时城北山西路有一个“满铁南京事务所”。据资料记载,“满铁”的全称是“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是1906年创立的,日本设在中国东北、经营满洲的核心殖民机构,专门从事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侵略活动。“满铁”在华东也设置有中国机构。据记载,“满铁南京事务所”的正式名称应该是“满铁上海事务所南京支所”,其所长西义显曾经积极参与日本特务机关的“汪精卫工作”,诱降多位高官,为汪精卫叛国投敌铺路。记者还发现,这张老地图上的明故宫飞机场,被日本人标为“飞行场”。“飞行场”是日本人对机场的特有称呼。这个飞行场旁边还有“飞机第一队”、“飞机第二队”,明显是日军驻南京的航空兵部队。专家介绍,南京沦陷期间,日寇占用明故宫机场,并且于1938年进行了扩建,修筑了飞机跑道和停机坪,并逐渐吞噬了坐落在明故宫机场旁边的“第一公园”。在老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飞行场”西南方向的“第一公园”还在,但在这张图发行后不久,这座民国南京最大、最具知名度的公园就被日军改建为机场,从而彻底消失。这是侵华日军对南京人民犯下的又一桩罪行,通过他们自己发行的地图,得以永久保留下来。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