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长假中的东京银座:中国游客成主角
 

  所谓国庆节,通常给人的感觉是高举着国旗,在自己国家庆祝的节日。不过中国的情况似乎有些许不同。

  在刚刚过去的整整一个星期里,中国游客成为了东京各大街道的“主角”。紧邻我东京住所的太阳城王子酒店的1109间客房住满了来自中国的游客。从早到晚,载满了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出出进进,络绎不绝。

  走在同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步行街一样热闹的东京第一繁华街道——银座,也会感觉那里已经不是日本,而是变成了中国。在银座一丁目到八丁目之间的约1000米的步行街上,双手拎满了购物袋的中国游客们的身影尤为引人注目。在位于银座步行街正中的银座四丁目交叉点处,于1932年兴建的银座路标性建筑“和光大楼”前拍照留念的中国游客也连绵不绝。

  位于和光大楼对面的三越百货银座店,在国庆节当天的早上召开了面向外国游客的消费税改定纪念典礼。在过去,日本的免税商品只局限于家电用品、包、服装。此次的改定将免税的范围扩大至了食品、饮料、化妆品、医药品等生活类消费品。如果外国游客在一家店里购买一万元以上金额的商品,则可免除全部税费。拿日本酒来说,每公升可免除120日元的酒水税和相当于定价8%的消费税,真是便宜不少。

  在此次纪念典礼上,经济产业省和观光厅的干部们悉数出席,公开呼吁“日本热烈欢迎外国游客”。之后,诞生于日本的白色小猫“HELLOKITTY”挣破花球,与中国游客们拍照留念。

  说到为何选择从这一天开始扩大免税商品的范围,其原因当然是日本政府对中国游客的购物热潮寄予着厚望了。从今年1月-8月,造访日本的中国游客人数上升至了154万,与去年同期比增加了84%。仅限8月当月的中国游客数就高达25万3900人,此数字已经超越了来自韩国、中国台湾的游客数,高居首位。

  而且,中国游客在日本旅游期间的人均支出金额为2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这与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游客相比是遥遥领先的。这个数字相当于日本人的平均年消费金额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只需要有十名中国游客在日本待上短短几天的时间,便可相当于一个日本人一年的总消费额。这对于长年苦恼于如何提高国民消费的日本来说,中国游客简直就像是“救世主”一般。

  据说在三越百货的“外国顾客消费”中,有三分之二是中国大陆游客消费的。因此,据说就连三越百货银座店也在中国的国庆节期间,将办理免税手续的柜台由原来的三个增加到了八个。

  在当天的税金改定典礼结束后,我在三越百货银座店里做了一个小实验。我在一楼的咨询台用中文问道:“请问百货里有专门面向中国人的商品吗?”结果,那个负责咨询的日本女孩马上笑脸相迎,用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为我介绍了7楼的绅士男装品牌“DURBAN”。

  在这个打着“把日本穿在身上”的品牌口号的日本老牌服装店里,价格高达15万日元一套的西装整齐地排列着。其中就几款是专门为中国男性设计的。与日本人穿的西装相比不同的是,这几款特制西装的肩部被设计成平肩款式,腰部也更加宽松。

  由于高级西装基本是定制,从量身剪裁到缝制完成,中间还需要客人试穿,整个流程下来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但是中国游客通常只会在东京停留数日,如果不当场拿到成品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所以,这家老牌服装店提前按照“中国男性的平均体型”打造了中国男性的专属西装。我好奇地试穿了一下,虽然腰围的地方很适合我,但是由于我是溜肩而不是平肩,所以没有特别适合我的尺码。

  即便如此,试穿着专门为中国游客定制的高级西装,我依然感慨万千。说起来,三越百货始建于江户时代初期的1673年,是日本最具传统与格调的高级百货店。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母亲把一年一度去三越百货购物的日子看作是一年里最盛大的节日。为了昂首阔步地走进这家高级百货商店的大门,她会专程去买一身新衣服,去美发店做个头发,出门前还不忘浓妆艳抹一番。之后,三越百货为顾客提供的那些印有蓝色和红色线条的纸袋会被母亲小心翼翼地使用一年。虽然一年只去一次三越百货,但母亲却经常带着这些纸袋出门。“它们能够让我成为别人眼中的‘能够经常在三越百货购物的有钱人’”——有人说女人天生具有虚荣心,我的母亲也不例外。

  对于很多日本人来说,三越百货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地方”。1992年,位于东京池袋的东武百货成为了日本第一家在店内播放中文广播的百货商店。东武的这个创新之举立即成为了整个日本热议的话题,在那个年代,一提到中国,首先浮日本人脑海里的就是,从福建等中国沿海地区乘坐非法船只潜入日本的大量中国偷渡客。所以,人们纷纷质疑说“为什么要在日本的百货商店里给穷中国人播放广播?”

  当时,我采访了时任东武百货公司总经理的山中鏆先生。对于质疑,山中总经理颇具预见性地回答说:“我所关注的是20年甚至30年之后。那时,整个东京的百货商店里一定满是中国顾客!”对于山中总经理的预言,很多人都嗤之以鼻。三越百货的内部人员甚至嘲讽地说:“山中总经理是不是撞伤了脑袋?”

  但是,如今的三越百货每隔十分钟就会播放一则中文广播——“我们非常欢迎您使用银联卡!”不仅是店内广播,三越百货的很多员工现在努力地学习中文。

  让我们再来看看东京四大百货公司今年9月的营业额吧。与去年相比,大丸松坂屋减少1.1%,高岛屋减少0.2%,崇光西武减少1.0%,只有三越伊势丹增长了2.3%。之所以三越的营业额能够有所增长,这完全要归功于三越银座店。这家店接待中国顾客人数最多,营业额连续20个月攀升。

  与百货公司相比,中国顾客很少光顾的超市的状况就更为惨淡了。10月3号,日本最大的零售集团“永旺”发布了3月至8月的财政决算数据,纯利润较去年同期减少了91%。同为日本大型零售企业“伊藤洋华堂”的纯利润也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4.8%。

  由此可见,日本本国国民的消费已经几乎达到了停滞的边缘,日本的经济只有依靠中国人才能得以支撑下去。

  目前,在全日本范围内对于这个状况感触最深的莫过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此前,安倍曾多次在历史问题方面发表过不当言论,参拜过靖国神社,并且积极推进日本扩军。但是近段时间,他的言行似乎都有了一些改变。

  9月29日,日本临时国会开幕。听完了安倍在会上发表的“信念表明演说”后,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就中国作出了如下的阐述:

  “日本和中国之间有着根本无法切断的密切关系。中国的和平发展对于日本来说是有一个绝佳的机会。中两国共同肩负着维护区域和平和安定的使命。所以,为了进一步构建两国之间安定友好的关系,我希望能够尽早举行日中两国首脑会晤。通过对话,进一步发展两国的战略互惠关系”

  在安倍的言辞之间,我找不到任何对中国的指责和批评,而“日中友好”这个根本不像安倍能说出来的词终于被他说出来了。

  如今,由安倍所倡导的“安倍经济学”即将迎来它两周年的纪念日。但是,现在的“安倍经济学”俨然成为了空谈。甚至还被揶揄为“安倍不景气学”。因此,安倍特别希望在今年11月于北京举行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APEC)上和中国国家主席习携手举行日中首脑会晤,然后借助中国的力量,继续推进他的“安倍经济学”。

  9月22日,日本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作为安倍的先锋官,率领200余人的日本史上最大的,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访问北京,并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举行了会谈。

  上周,一位参加了那时访华的经济界人士邀请我在位于银座八丁目的“久兵卫”寿司店用餐。这家店和今年4月安倍宴请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位于银座四丁目的“数寄屋桥次郎”寿司店并称为银座两大最高级寿司店,一片顶级金枪鱼生鱼片的售价就高达2000日元(约合110元人民币)。

  席间,他对我说“我们经济界的人士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没有日中两国的友好,就没有日本经济的未来。从北京回到日本之后,我们向安倍首相汇报了这个意见。安倍首相也表示:‘我也是这么想的’。”

  “今天来这家店的路上,我顺路去了一趟位于银座六丁目的优衣库银座店。那家店是有12层楼高,是日本最大的优衣库的门店。据我观察,店里的中国顾客人数远远超过了日本顾客。中国店员都在忙着接待中国顾客。我在店里买了三双冬天穿的袜子,只花了980日元(约合55人民币)。但是,那些中国顾客每个人都大包小包地买了很多东西。”

  众所周知,优衣库是日本最大成衣店,社长柳井正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同为山口县人,而且两人交情深厚。但是和安倍不同的是,柳井正一直将“和中国共存亡”作为自己的座右铭。据他介绍,优衣库目前在日本国内有829家门店,在中国境内有290家门店。不过,在未来的10年内,优衣库的中国境内门店数将达到1000家,超过日本境内的门店数。

  “今后,像柳井社长这样的企业经营者一定会越来越多”,与我相对而坐的那位经济界人士有感而发。然后,他伸出了一个手指,在店内指了一圈。

  在环视店内一周之后,我惊奇地发现:这家店里大概有15张桌子,但除我们是日本客人,其他人全都是中国客人。一家创立于1935年、接待过众多日本首相等VIP的名店已经被中国人牢牢占据了。


活动五-香格里拉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香格里拉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香格里拉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香格里拉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香格里拉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