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一家成立三年的公司 这件事却做得比优衣库、京
 

  “线上每卖出去两件衣服中,有一件是错的。”好买衣联合创始人兼CEO黄仲生说。

  服饰电商相比于线下而言,在体验上缺少一个重要环节:亲身试穿。“尽管网购衣服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但其实服装的线%”,而好买衣推出的虚拟试衣间瞄准的就是这个市场空缺。

  现在说虚拟试衣间并不是一个多前卫的概念,早在2005年,虚拟试衣间的概念就已经在国际科技论坛上被提及,诸如PhiSix、Metail等国外创业公司,以及优衣库、京东等大型公司都先后投入该技术的研究。虽说虚拟试衣市场从未缺席参与者,但也一直没诞生领头羊。

  黄仲生告诉电商在线记者,以往虚拟试衣间往往使用二维建模或者三维的3D建模,由于服装材质的特殊性,尤其是女性服装中的蕾丝、花边等细节不能被真实美观地呈现,用户本身难以对模特有代入感,加上3D建模技术存在制作难、成本高、耗时长等特性,这些痛点的存在让虚拟试衣间一直未能被大范围地商用。

  因此,好买衣研发了柔性机器人:每一个由几千块小方块组成的人体雏形,当用户输入自己的数据之后,小方块会根据数据组合成与人体最接近的身体曲线,还原用户身材,然后结合服装工程的分析,可以模拟实际试穿效果。

  据了解,之前的天猫新风尚活动中好买衣就与商家合作,为服饰商的虚拟试衣间提供技术支持。数据统计,利用虚拟试衣技术,用户额外试穿的搭配超过50套,带来的额外停留时间超过4分钟。试穿后的用户购买转化率为12.4%,连单率3.5件,平均退货率下降30%。

  目前好买衣的合作商家已经超过50家。随着获取流量费用地骤增,品牌商对于转化、复购愈发看重,“这是好买衣的好时机,京东和唯品会也来找我们来谈合作。”黄仲生说。加上VR技术的大热,人们对于代入式的购物体验的认识,今年双11虚拟试衣技术也可能成为服饰商家提高转化的新方法。

  “硬技术创业必须要沉得下心”。黄仲生说在好买衣的虚拟试衣间正式上线之前,公司埋头苦干了两年多。

  从大学开始,黄仲生就一直在创业圈折腾,开始尝试做O2O的外卖公司,毕业后担任在华兴资本财务顾问,后又成为GGV纪源资本的投资人,这些经历让他一直关注着互联网创业项目。从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网络购物市场规模达3.8万亿元,服饰类占比超20%,但其实线上服饰消费转化率却仅仅为1%,退货率却高达40%左右。

  “服饰消费中,用户购买的其实不是衣服,而是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效果”。黄仲生分析服饰了电商巨大市场的存在,以及可以预见的线上试衣发展前景,“我们刚开始想用投资的方式去帮虚拟试衣间覆盖市场,看了一圈却一无所获,毕竟多数项目还停留在演示阶段,这与商用是两个概念”。凑巧的是,通过自己的同学,黄仲生认识了柴金祥教授。柴金祥教授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是世界顶级科学家,多年来潜心于计算机图形领域。

  对于虚拟试衣间,黄仲生和柴金祥一拍即合,2013年6月,他们联合成立了上海试衣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两人分别担任CEO和CTO,开始琢磨起这个项目。

  在此之前,诸多公司都已经涉足虚拟试衣领域,诸如PhiSix、优衣库、AVAMETRIC都是通过3D建模帮助用户完成在线试衣,尺码推荐等服务,这也是目前试衣间中最常用的方式。但是当3D面对衣服这种柔性材质物体,面对克重、纹路、弹性等问题时,3D建模技术难以达到细节展现的效果。“并且,一件衣服需要一个专业的3D建模师花3天去建模,成本是2000~3000元一件,对于有海量款式的品牌而言,至少需要投入几百万元来实现这个功能”。后来京东、优衣库等大型公司入局,也没能突破建模的问题。

  黄仲生认为具有竞争力的价格、逼真的试衣效果是商用解决方案的必备的条件。“所以我们脱离开了建模的固有思路,采用了柔性机器人”。好买衣研发的柔性机器人,每一个由几千块小方块组成的人体雏形,当用户输入自己的数据之后,小方块会根据数据组合成与人体最接近的身体曲线,还原用户身材,然后结合服装工程的分析,模拟实际试穿效果。

  在虚拟试衣间中,除了攻克技术难点,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便是用户端操作的简易性。

  最开始,好买衣获取用户数据进行试衣匹配的方式是用户需要拍摄正面、左右侧面的图片三张,且必须穿着贴身衣服进行拍摄,这些繁琐的程序很难吸引用户进一步尝试。为了降低用户的参与门槛,好买衣采集了超过一万名的亚洲女性三维数据,建立了庞大的数据库。基于数据库基础,用户在使用虚拟时间时,只需要输入身高、体重、胸围三个数据即可,同时,为了让数据更加精准,贴合各个用户不同的身材特征,好买衣还会在几个决定服装穿着尺码和效果的身体部位,比如胸部、腰围、臀围设置偏小、适中、偏大等选项。这种免尺测量身材重建技术让用户交互更加简单。

  “与一般虚拟试衣间不同,好买衣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我们要让衣服穿在你身上,而不是模特身上。”黄仲生介绍说,1:1复刻了用户身材只是第一步,好买衣尽量做到模特的脸便是用户本人。它把这个为用户创建的专属虚拟模特称为“MeDel”,是“Me+Model”的缩写,即“亲身如你的虚拟模特”。

  如何实现人脸还原?好买衣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利用后台3D脸的模型,根据用户拍摄上传的图片,识别与定位用户的五官,通过智能五官提取进行三维重建、绘制融合,把五官重建至虚拟三维人脸上进行自动美肌,再依据用户选择与发型、发色渲染,从而生成用户本人三维头像。

  不过,目前好买衣生成的“MeDel”仍旧只能展示正面形象,且双手保持垂挂于身体两侧的姿势,展现也只聚焦在服装部分。后期,为了让“MeDel”升级用户体验,好买衣也将上线诸如眼镜、发饰等配饰,并让“MeDel”呈现360°旋转视角,可穿搭品类也将拓展到箱包等类目。

  “每一点用户体验的提升,对于技术来说都是反反复复数百次的尝试”。但在黄仲生看来,这又是好买衣必须要去做的地方。征服消费者关键的一环就是“让他们用很低的成本就能参与其中,并产生惊喜的感觉”。

  好买衣技术团队在柴教授带领下,跨界整合计算机图形学、计算机视觉、柔性人形机器人、机器学习和服装工程五项科技,原创了免尺测量身材重建技术、个性化人脸三维重建技术、机器人尺码推荐技术、镜像级虚拟试穿技术四项技术。这些技术的突破让好买衣虚拟试衣间商用成为可能。

  黄仲生透露,现在每件虚拟衣服的制作成本仅50~80元,品牌商只需要寄送1件样衣,等5~7工作日即可完成,每个柔性机器人每天可以将上百件衣服完成数据化。上线到现在,好买衣的合作品牌已经超过50家。作为好买衣的合作品牌之一艾格,在今年9月举行的百店同庆活动中,将集团旗下5个品牌的天猫旗舰店作为试点。艾格方面表示试衣间会一定程度提升店铺转化率,让用户在单品页停留时间得以增加。

  再看今年8月,好买衣与天猫新风尚的合作,吸引了超过85万用户体验。进入虚拟试衣间后,用户额外试穿的搭配超过50套,带来的额外停留时间超过4分钟。试穿后的用户购买转化率为12.4%,连单率3.5件,平均退货率下降30%。

  这些数据无疑给黄仲生打了一剂“强心针”,要知道在国内一年还没有研发出产品的创业,技术太容易被质疑:“更何况这是一条没有人走通过的路,我们连参照物都没有,每一天都是挑战”。幸运的是,在好买衣虚拟试衣间项目开启后,VR这个词开始引人关注,大家开始在意沉浸式和代入感的用户体验。并且,随着流量获取成本的骤增,品牌商对于转化、复购的愈发看重,“这是好买衣的好时机,京东和唯品会也来找我们来谈合作”。

  据悉,好买衣目前已经完成了由宽带资本领投,美国知名基金NEA跟投,融资总金额达到1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看起来似乎天时地利,但是在面对国内竞争激烈的创业氛围,好买衣仍旧有许多问题要去面对。比如解决产品的更新迭代,扩大合作商家数量,占领消费市场等。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