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搬冰箱、上夜班、连续工作16小时 京东双十一被
 

  未来网北京11月28日电(记者 程婷)近日,网上有关“京东将裁员超10% 拟先裁未婚未育女性”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27日,京东官方回应称:这些谣言被刻意夸大歪曲,甚至被个别自媒体有组织地大量传播,已经对京东商誉造成严重损害。目前,京东已收集证据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陷“裁员风波”的京东近期还被多名网友爆料“压榨”实习生,在京东实习期间每天工作时长10小时以上,且还有上夜班、加班等情况。

  河南、安徽、江苏等多地学生反映,他们在京东位于北京、合肥、昆山、句容等地的物流园区、快递转运站实习期间,都有过周末上班、加班、上夜班等情况,更有学生表示,双十一期间连续两天工作16小时。

  根据2016年教育部等五部门印发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学生跟岗和顶岗实习期间,实习单位应遵守国家关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规定,不得安排学生在法定节假日实习、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

  对此,京东集团公关部的工作人员回应未来网记者,“经过初步核查,在大促高峰阶段确实存在部分实习生加班现象。针对个别园区操作与公司规范不符的情况,将按照相关规范进行严肃处理。”

  记者调查发现,周末上班、上夜班、长时加班现象多存在于京东快递转运、分拣中心。

  南京某专科院校物流专业大二学生方南(化名)告诉未来网记者,11月5日至11月15日期间,她和班上40余名同学被安排在江苏句容市郭庄的京东快递转运站实习,主要工作是分拣快递。

  “实习期间需要服从安排,我被分到了夜班组,上班时间几乎都是每天下午6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多。”方南说,而双十一以后几乎都是早上7点多才下班,11月10日和11日是周末,但是没人休息。

  方南还提到,“因为是夜班,晚上仓库很冷,每天半夜会分批错时吃一顿饭,但会吃得很快,然后继续去工作。”

  来自河南某本科院校物流管理专业的大二学生李源(化名),10月24日至11月13日期间和30多名同学一起到京东的北京某仓库实习做快递分拣工作。李源也告诉未来网记者,10月份上一天休两天,11月份则很少休息,冰箱、洗衣机电视等都要搬。

  “11月11日和12日都是早上8点上班、晚上12点下班,工作16小时,工资是100元/天,超过16小时的两天的工资是按110元/天算的。”李源说。

  此前在江苏昆山宇培物流园区的京东仓库实习的王敏(化名)则告诉未来网记者,他的实习期在6月18日前后,“男生负责从设备上接受订单、推车去仓库找货,女生负责核实找出来的货是否对。忙的时候一天工作14小时。”

  此外,安徽某职业学院的大二学生张涵(化名)则反映,她和同学日前被安排在京东客服岗实习了五周,每周工作6天。“每天主要工作是接电线分钟不等,一天大概会接20-30个电话,工资按照首次解决满意度和满意度来算。”张涵告诉未来网记者。

  张涵还介绍,工资按整月的情况算,如果一个月里的80%的电话都是首解的,且客户的满意度在85%以上,每一通电线元算,但实际上很多问题难以解决,最后实际可能只能达到0.5元一个电话的最低标准,平均一天的工资只有10余元。

  根据多名学生反映的情况,实习生一旦进入岗位,其所在学校老师在保护学生权益方面起到的作用往往较小。

  对于工作时间长,工作累等情况,方南表示,他们曾向学校老师反映过,老师向京东方面反馈表示学生做不了太大强度的工作,“但是实习过程中还是要听京东方面的调动。”

  王敏也反映,因为要上夜班等情况,一度有同学想提前返校。“后来还闹过几次意见,学校老师知道了,中间进行了一些沟通,后续情况有所好转,恢复到一天上班8小时。”

  不过,王敏表示,不久后又恢复到什么时候干完活什么时候收工的情况,到6月18日前后,一天工作14小时就成了避不开的事。

  至于张涵反映的情况,张涵所在学院的一名肖姓老师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校也有学生在京东的实习工作是分拣快递,按学校与京东签的合作协议,学生实习期间每天工作8小时,不能强制学生加班。

  “辅导员也明确跟学生说过,不管什么原因不要加班;在京东方面与学校商量延长学生工作时间时也被学校拒绝了,但据辅导员了解,还是有些学生实习期间存在加班情况。”说到这里时,这名老师也有些无奈。

  对于学生们反映的上夜班、长时加班情况,京东集团公关部的工作人员回应未来网记者,京东诚恳接受社会公众舆论监督,京东物流对于各种形式的用工有明确的管理规范,经过对涉及区域一线园区的初步核查,大促期间确实有部分学生通过校企合作的形式在物流园区参加实习工作,并在大促高峰阶段存在部分实习生加班的现象。针对个别园区操作与公司规范不符的情况,京东将按照相关规范进行严肃处理,并进一步加强内部制度管理,不断完善针对学生实习的标准和流程。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学生实习“分件快递”的现象并不少见,问题也颇多。

  不久前,据媒体报道,郑州科技学院的学生反映,他们将被安排去武汉、南京的物流公司做快递分拣工为“双十一”做准备。该校一名辅导员回应称,学生是去物流公司学习各方面的经验。但学生和社会舆论则质疑这是学校明目张胆违规组织学生实习。

  去年“双十一”之后,也有媒体报道称,陕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公路运输管理专业的240名大二学生被学校违规安排到韵达快递西北分拣中心进行实习,最后以责令校方提前中止实习协议,安排学生返校,成立工作组排查整改等一系列处理收场。

  就此类情况,今年10月光明日报曾发表《“快递分拣”的违规实习是“多赢”吗》评论指出,“如果学校组织学生实习的内容是做快递分拣工,这肯定不符合专业对口或相近的要求,且不说具体的待遇以及是否加班,从工作性质上就属于违规。实际上,这就是把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解决物流企业在双十一期间人手不够的问题。”

  北京市春林律师事务所律师庞九林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则指出,企业让实习生长时加班、上夜班等行为违反了劳动法和《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中的相关规定。

  “虽然实习生没有跟企业建立正式的劳动关系,但劳动法是适用这种劳动关系的,涉事的实习生可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涉事企业的违法违规行为。劳动监察部门查清事实后,可对涉事企业依法进行相关处罚。”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