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女窃贼铆牢玛莎、优衣库 开架销售易遭顺手牵羊
 

  今年以来,南京西路上的玛莎、优衣库等大型国外连锁服装品牌商场频遭女贼光顾。这些女窃贼就是瞄准这些商场采取开架式选购、店员较少的管理漏洞,趁商场打折促销、人流拥挤时,入店行窃,有窃贼一次就在优衣库窃得价值2500余元的各类衣物30件。记者从静安法院获悉,今年1月—4月,玛莎、优衣库等商场已经发生此类盗窃案件14起。

  记者采访中发现,针对女贼盗窃案频发现象,玛莎、优衣库等商场已加强防盗措施,特别在人流量大的促销季,在试衣间等重点部位均安排专人看管。一些商场服务员也称,一旦失窃而贼未抓到,柜台服务员只能分摊赔偿。

  为遏制盗窃犯罪,警方也采取多种措施,有的让民警作息跟着商场走,也有的将警务室开进商圈。

  为人师表的徐某是本市某学校的女教师,今年3月6日晚8时许,她在南京西路玛莎百货店内先后窃得3条裙子、1条裤子、1根围巾以及饮料、饼干、巧克力等食品,总价值2500余元。作案得手后,徐某离开商场,但随后被追赶出来的保安抓获。今年5月上旬,静安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徐某案发后交代罪行,赃物已被追缴,遂判处徐某拘役4个月,并处罚金1500元。

  2011年3月4日晚7时许,郝某在南京西路优衣库上海旗舰店内闲逛时,趁营业员不备,窃得店内各类衣物30件,价值2500余元。当她携赃物离开该店时,被当场人赃俱获。近日,郝某被静安法院判处拘役3个月,并处罚金1500元。

  相比徐某和郝某,曾因盗窃犯罪3次被判刑的杨庆(化名)要老到得多。现年52岁的杨庆家住杨浦区,原是上海某油漆厂职工,自1984年起长期待业在家。在本市各大商场偷盗商品成瘾,2010年1月9日13时许,杨庆窜至本市梅龙镇伊势丹商场内疯狂作案,她在该商场一楼行窃后,大摇大摆地搭乘电梯到该商场的7楼再次作案,接着往下一层层闲逛,伺机作案,并在六楼、五楼、二楼多个柜台先后窃得价值人民币5632元的ERGSIL-VER项链1根、Iseya交通卡套2只、凯蒂钥匙圈1个、凯蒂包1只、Jew-elpet包1只、Kurasufuku鞋1双、蓓美丛衣服1件、ZOPIN衣服1件、Mile-fiori香水1瓶等物品。

  然而,杨庆这些行窃行为早被公安反扒队员盯上,当杨庆准备逃离作案现场时,被公安人员及商场保安抓获。到案后杨庆交代,当她看到该商场内商家都在搞打折促销,人流拥挤就想到要偷窃,像她这样的中年女性行窃,商场营业员不太会注意。她还承认“看见货架上的商品,就犯瘾了,管不住自己的手脚。”近日,静安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杨庆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拉“警戒线”、加派人手盯防、特价衣服不提供试穿、用纸箱将镂空处填满……这不是明星见面会,也不是尊贵商品展示区,仅仅是某服装专柜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商场促销所做的准备。而这一幕情景,在各大商场的促销活动中都能看到。

  为聚集人气提高销售额,沪上各大商圈的商场都会推出各种促销方案。春季大特卖、夏季清仓促销、满多少送多少或是24小时血拼不停歇,几乎每个月,商场都会有新的促销方案推出。随之,客流量激增,在带动销售的同时,也给柜台的安保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在对一些营业员的采访中,记者获悉,基本上一到促销时,营业额和衣服的失窃率都会同步上升。一名营业员说,在去年年底的一次促销活动中,她所在专柜竟然丢失了整整一箱衣物。这名营业员说,因为当时顾客多,公司调来大量货品,堆放在销售区域。人一多,场面一乱,头都晕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东西就丢了。“为此,公司后来每逢促销,都会特地加派销售人员站在箱子上,专门负责看管现场货物。”这名营业员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商场中容易失窃的是大众化品牌。由于这些品牌平时就比较受欢迎,一到有折扣促销,必然会吸引顾客抢购,窃贼在这个时候下手也就格外方便。在一个品牌的销售区域,记者看到,某品牌总共有6个试衣间,不少顾客会拿上三四件自己选中的衣服到试衣间试穿。

  虽然门口有一位工作人员帮忙取衣架和清点顾客手中的衣服,但一个人往往很难“照顾”到6个试衣间的客人。有些顾客还会要求让陪同者一起进入试衣间,帮忙看款式,结果使得试衣间区域一下子就集中了十几个人。如此混乱的场面,窃贼很容易浑水摸鱼。

  “有些客人试完衣服,觉得不喜欢,就直接换了自己的衣服出来了,把我们的衣服留在里面。”一名营业员说,后面排队的顾客再进入试衣间,顺手牵羊把衣服带走,根本无法预料。

  “跟得太紧,有的顾客会反感,甚至扭头就走;如果离得远,一个不注意,东西就可能被偷走。”服务中,如何跟顾客保持合适的距离,连一些干了四五年的资深营业员也颇为头疼。

  据了解,从顾客进入销售区域,走入哪个片区,这都是营业员要重点关注的。除了向顾客推荐适合她的衣服外,另一个工作便是防范。从事销售行业已经七八年的李小姐说,顾客与营业员的距离有一条黄金分割线,不能靠得太近也不能离得太远。在耳朵能听到声音的距离内,营业员可以做适当推销,看顾客的反应。若这名顾客选择自己看衣服,销售人员就最好退后几步,在眼力所及范围让顾客自己选择。

  不过李小姐也表示,这样的做法有一定危险性的。若是遇到惯偷,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有可能几件衣服不见踪影。在实际操作中,距离如何把握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判断。

  凌晨四点起床,五点准时到店铺上班,下午五点关门回家。虽然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工作环境也不是很好,但小莹觉得心里踏实多了,至少不用担惊受怕有衣服丢失。今年春节过后,小莹辞去一份在大型商场做服装销售的工作,到老乡开在七浦路的店铺帮忙。

  和许多同乡姐妹一样,职校毕业后,小莹就到上海打工,并于去年应聘成为一服装品牌的商场销售人员。根据公司规定,由于小莹学历不是很高,又没有同类型的销售经验,底薪不是很高。不过,公司表示,只要超过公司要求的销售量,每卖出一件衣服都能获得相应的提成。这种多劳多得的方式让小莹觉得很合理,经过短暂的培训,她很快就在一家大型购物商场上班了。

  由于小莹所在的公司销售的衣服是年轻人的时尚品牌,款式比较多,在商场占据的面积也比较大。小莹所负责的区域正好离试衣室比较近,除了为顾客提供销售建议,小莹还得时刻观察顾客拿入试衣室的衣服是否回到自己手中。每天早上九点上班到晚上十点半下班,工作强度相当大,要是遇上商场搞活动,几乎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一个月忙下来,虽然很累,但根据自己平时的统计,肯定是超额完成指标,高额提成自然少不了。

  果然,小莹在第二个月初就拿到了工资单,除去基本工资这一项,仅仅是提成就有近四千元。喜滋滋等待领第一个月工资的小莹,在两天后收到银行到账通知,数字竟和自己拿到的单据差了近三千元。小莹与店长交涉,被告知,月末盘点时,有货物缺少,根据缺失货物所属的区域以及责任的大小,靠近试衣间小莹需要承担三千元的衣服遗失损失。虽然有万般委屈,但拿不出任何有利证据,百口莫辩的小莹只能忍气吞声,开始第二个月的工作。

  为了避免衣服再次遗失,上班时小莹一刻也不敢放松,只要一有顾客在自己的区域出现,她就会马上迎上去,紧跟不放。但这样紧逼的模样,让顾客觉得很不舒服,有几位顾客当场提出,小莹这不是提供服务,而是防贼。为了这个事情,双方差点发生争吵,为此店长特地与小莹进行沟通,希望她在警惕之余要给予顾客一定的购物空间。

  就这样,第二月虽然没有像前一个月那样赔偿,但因为与顾客发生争执等因素,小莹仍旧没有拿到全额工资。干了三个月后,小莹拿着三张总共赔偿了六千元的工资单离开了公司。

  其实小莹的遭遇并非个案,记者在与一些商场专柜销售人员交流时发现,这种衣服失窃或在月末盘点时发现件数有错时,一般都由销售人员承担损失,这也成了销售行业的潜规则。

  在淮海路一家大型商场内,记者看到,虽然商场内装有摄像头,但大多集中在收银区域。服装选购区、试衣间附近可能为了顾及客人的隐私,并没有看到有摄像头。为了给顾客营造出一种轻松、惬意的购物环境,基本上所有柜台都是开架式的,可供选购的衣物都被展示在最靠近走道的部分,销售人员开票的柜台则隐藏在最里面。一般一个柜台有一到两名销售人员,若有顾客选中衣服并要求拿一件未出样的,其中一名销售人员就得到放置货物的柜台寻找。一旦顾客多起来,外面只有一名销售人员,确实很难方方面面顾及到。

  小凡是一名日系女装品牌的销售人员,去年她在徐家汇一大型商场工作,经过调动,今年被调至淮海路工作。她说,类似小莹这样的遭遇,她也碰到过,虽然赔得没那么多,但加起来一两千元钱是有的。“那时候我们还算是实习生,是老师安排我们到这个品牌旗下的商场柜台实习的,实习工资才一千来元,去掉衣服丢失的赔款,到手大概也就五六百元。”小凡说,她有个同学被分配到一家男装系列品牌的柜台上班。结果干了两个月,非但一分钱没拿到,反而被要求赔五千元。“来多少货和卖掉多少件衣服,对于当时还是实习生的我们来说,根本搞不清楚。至于最后月末盘点为何丢失的衣服就都算在我们头上,公司自己都解释不清楚。”

  据了解,若是遗失衣服,公司都会按照比例要求当班的销售人员赔偿,比例一般为衣服原价的两成到三成。如今的衣服动辄数百上千,就算丢失一件衣服,算到销售人员头上也有上百元,一天就算是白干了。

  女教师、女职员、女大学生……很难让人把她们和盗窃商场的窃贼联系到一起。但据法官介绍,女性盗窃案件中不乏有着体面工作的人,临时起意,顺手牵羊,已成为女性盗窃案件的突出特点。她们绝大多数是单独作案。有的女青年在逛街时看到自己喜爱的商品,因囊中羞涩便顺手牵羊。商场里的服装、化妆品及商场内顾客的手机、钱包等都可能成为她们的目标。

  记者调查发现,玛莎、优衣库等商场已经加强防盗措施。昨天下午,优衣库南京西路旗舰店正举行“限时抢购”优惠促销活动,从进入店门开始,来自服务员“欢迎光临”的问候便不绝于耳。服务员在店内不停走动,不时整理货架,并回答顾客的询问,戴着耳机的保安人员则全神贯注,不断扫视各自管辖的区域。在防盗重点区域——试衣间,“本店已安装防盗摄像装置,凡私自拿走商品者,必须送至公安机关处理。”的提醒被醒目地张贴在试衣间入口处。顾客进入试衣间时,服务员的检查也十分仔细,确认试几件衣服后,会在试衣间门口悬挂相应的数字标牌,确保顾客出来时原数返还。

  在距离优衣库旗舰店不远的玛莎百货,4个楼面的安保人员不停巡逻,而商场顶部安装的摄像头分布广,对店堂内货架一览无余。

  为了给顾客提供舒适的购物环境,商场货架越来越“开放”,在许多大型商圈的商场里,奇特、时尚是货架给顾客留下的最直观的印象。

  开放式购物也带来不少问题,“防盗”已成为店方和营业员热议的话题之一。警方表示,商场防盗必须内外兼修。商场、超市等地方鱼龙混杂,市民外出购物时应注意保管自己的随身物品;商家应提高防盗意识,做好经营场所的防盗措施,贵重的商品应由专人看管,避免蒙受损失。

  徐家汇商圈有大型、超大型商场十余家,4条轨道交通30个地铁出入口,50多条地面公交线路。据不完全统计,每天来徐家汇购物休闲消费的各类人群达到数十万之多。人流大量地汇聚,也使徐家汇商圈拎包、扒窃、盗窃三车等案件屡有发生。徐汇警方高度重视,启动警情分析平台,对每日接报的案件进行梳理,每周分析,以此作为调整警力配置、工作重点、作息时间的依据。

  记者了解到,徐家汇商圈有一支由18名民警组成的治安队,作息时间跟着商场工作时间走,在各个主要区域开展公开着装巡逻,对易发案多发案路段不间断巡控,对可疑人员进行盘问核查,对非机动车停放集中的地方进行控制管理等,有效遏制案发态势。

  在当地街道综治委、商圈管委会的牵头下,徐家汇商圈商场多家联手,有效配合,降低案件发生率。商圈内的十余家大型、超大型商场,各自建立安保队伍,民警定期上门通报案情,对人员进行培训。同时,商圈还有一支便衣反扒队,警方抽调有经验的反扒民警带队,与派出所街面实时监控室形成无缝对接,在商场、饭店、超市、银行、车站、学校周边等地守候。

  杨浦警方透露,自2007年元月开业至今,百联又一城购物中心治安秩序良好,未发生一起重大消防安全事故和重大刑事治安案件。

  记者从商场保卫部门了解到,百联又一城购物中心建立了一整套健全的规章制度,涉及各类消防、治安防范、保安队员职责、检查制度、奖励机制等内部安全管理制度,数量多达26个。

  在五角场环岛治安派出所的指导下,每月警方与商场都有一次联席会议,对于安全防范存在的不足、员工加强防范宣传力度不够、突发事件处置的处理等进行交流、培训。在购物中心内警方派驻一个驻店警务站,便于警方及时处理各类报警案件,加强对店内的消防安全检查,及时发现漏洞,及时予以整改。

  当逢年过节商场搞促销活动,大客流涌向五角场商圈时,商场要严格执行申报制度,及时将活动情况主动通报警方,在民警指导下,指定详细活动方案,共同分析活动中存在的不安全隐患,做好各类应急预案,落实安全防范措施。

  据了解,女贼下手的商场大多是一些连锁品牌,为了节省人员开支,这些品牌大多沿用和境外一样的靠摄像探头监控的管理方式,采取开架式选购的方式,店内服务人员较少,这种管理方式往往成为盗窃案件频发的诱因。

  静安法院刑庭的姜法官说,在他经手审理的一些著名百货公司行窃案件中,女性被告人大都抱有一种侥幸心理,见店内服务员较少,又是敞开式服务,便自以为不会被人发现。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服务方式助长了窃贼的贪念。但姜法官强调,别看这些百货公司楼面服务人员较少,但公司内各个角落,均安装有大量摄像探头,时时刻刻把公司内部经营售货状况摄录下来。尽管窃贼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最终难逃法律严惩。

  姜法官总结后发现,此类女性犯下的盗窃案具有如下特点:第一,女贼下手的商场,大多是境外品牌来沪开设的大商场,且提供开架式服务场所;第二,在女性犯罪案中,外来中年无业女性犯罪居多,且文化程度低,作案手段较为贪婪;第三,此类女性犯罪把作案目标,瞄准在衣物和食品等商品上,案值不高,随之带来法院量刑不高,个别女性犯罪分子服完刑又“重操旧业”;第四,在这些犯罪人员中,还掺杂着个别“瘾君子”或不愿正当就业的女性。

  相关报道:女贼打“飞的”来沪专窃外籍女士2009-11-03 08:12:11


活动五-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四-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just go 活动三-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二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
活动一优衣库视频_优衣库视频百度云_三里屯优衣库视频